安省敦促以透明法處理性別工資差距

倡導者說,30年來,男女薪酬差距幾乎沒有縮小。

平等工資倡導者要求,安省必須緊急引進薪酬透明法,以解決30年來幾乎沒有變化的性別工資差距-執法和撥款不足遺留下來的問題。

多倫多平等薪酬聯盟提出的改革,要求雇主報告和發布每小時工資和薪酬的安排,包括兼職、合同和中介員工的分類,因為婦女越來越多地承受著不穩定工作的衝擊。

“Canada and Ontario are no longer on the leading edge on this. Canada’s standing in global ranking has been falling because of the failure to address women’s economic inequality,” said Fay Faraday, co-chair of the Equal Pay Coalition.

平等薪酬聯盟共同主席Fay Faraday說,加拿大和安省在這方面不再處於領導地位。由於未能解決婦女的經濟不平等,加拿大在全球排名一直下降。現實情況是,無歧視的工資是不可以談判的。這個討論沒有其他的起點。

根據平等薪酬聯盟計算,安省的性別工資差距是30%。自1980年代末以來,差距僅縮小了6%。如果今天一個男人在65歲退休,一個女人必須繼續工作,直到79歲才能有相同的收入而退休。

基於種族和出生地,差距大大增加。原住民婦女的工資差距為57%,移民婦女為39%,種族化婦女為32%。最低工資和兼職工人佔絕大多數也是婦女。

最近,冰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國家迫使雇主證明男女同工同酬。倡導者要求安省仿效,並傳送立法草案給予勞工廳作為範本。

多倫多律師、聯盟共同主席Jan Borowy表示,我認為這一領域的專家們已有共識,即薪酬透明度 -知道婦女薪酬與男子薪酬的比較- 確實是至關重要的。

Faraday補充說,我們正在做的是強制義務去實際公開。

但在平等薪酬倡導者之間有被拖後腿的沮喪感覺。

安省的《公平薪酬法》在1987訂立, 一度被世人譽為開創性。但是30年後,根據公平薪酬委員會的年度報告,其預算已減少一半,從大約6百萬元減至3百萬元。

在夏里斯(Mike Harris)的保守黨政府下有許多裁員,包括取消幫助低收入,非工會會員婦女執行其權利,公共資助的公平薪酬法律事務所。公平薪酬委員會職員由大約70人降至90年代初期的25人。

公平薪酬辦公室主管Emanuela Heyninck指出,雇主和各方需要知道該法案的存在。沒有資源進行大規模的教育運動, 使人們處於不利的地位。

據平等薪酬聯盟所說,在去年秋天,韋恩政府已指示勞工廳處理性別工資差距的問題,任命一個相關的工作小組,但小組直至近日才舉行第一次會議。

同時,評論者認為,女性占主導地位的護理工作繼續被系統地輕視。安省Tillsonburg的家居護理員Nancy John指出,採取了法律行動的威脅,讓她的雇主解決長期的薪酬權益糾紛,現在得到調整了的工資幅度,她一生中將永遠不會得到相當於男性主導的工作的全部薪酬權益。

她對《多倫多星報》說,你不覺得像別人所說的那麼有價值,這是不好的。人們認為,婦女所做的照顧,在某一時刻, 這是預期的。還有一些意思是,婦女是天生的照顧者。人們不一定把它看成是職業。

即使公平薪酬在安省是法律責任,多倫多律師、聯盟共同主席Jan Borowy稱,儘管雇主「普遍」違法,委員會的執法制度「能力嚴重十足」。(根據委員會的統計,在2013/2014年受調查的雇主超過一半違反公平薪酬法。)

公平薪酬辦公室主管Emanuela Heyninck對《多倫多星報》說,她的團隊在有限的資源下已做到最好。但精簡的員工會使強大的執法變得困難。如果你想要強有力的執法, 顯然你有越多的人越好。

聯盟共同主席Fay Faraday說,對不穏定工作必須採取強硬措施,研究顯示這更有可能影響婦女。倡導者對安省政府正在檢討勞工法和工作場所標準,沒有關注性別不平等表示失望。

勞工廳長發言人Michael Speers在給予《多倫多星報》的聲明中說,政府 「認為考慮性別問題是我們政策制定過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Speers補充說,特別顧問在Changing Workplaces Review的中期報告指出,普遍同意越來越多的婦女從事 低薪工作,許多是臨時的,許多人不穩定,很少或沒有保障, 而且大多沒有福利。我們致力於在這個省制定法律幫助解決這一問題, 並真正增進婦女在勞動人口中的平等。

Faraday說,這項任務至關重要, 因為靈活性在職場上流行,使工作更不穏定。婦女,特別是種族化婦女,受到工作不稳定的極大影響。

她補充說,這是這世代的一次機會, 檢討我們的立法保護體面的工作和體面的生活。在這個時代沒有對我們社會貧困的人進行深刻的公平分析,是不可原諒的。

她表示,仍有真正的抗拒要嚴肅對待,因為支付歧視薪酬會便宜點。

資料來源:the Toronto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