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护理员被用作廉价劳工


家庭护理员的工作,顾名思议,就是到病人家里去护理他们。干这一行的,多数来自另一个国度 ,比如我来自牙买加,有的人来自俄国、菲律宾、拉丁美洲、非洲 …。真是来自世界各地。家庭护理机构的雇主们喜欢这样,可以适应讲不同语言的顾客们的需要。

家庭护理员差不多都是妇女,而且和我一样,许多都是单亲母亲。

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原居地曾经是专业护士或助产士,在这里也受过专业训练,( 有的人还在归还学生贷款呢 ),但我们在原居地的学历在这里是不被承认的,所以我们会被当作廉价劳工来使用。 我们工作的对象都是病人,有痴呆症,中风或心脏病患者等等,有的还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他们真的是很脆弱。 我看到有些老年妇女 ,操劳一辈子,照顾家庭,照顾老伴,照顾子孙,随着时光飞逝,老伴先走一步,儿孙长大成人,她们的世界越来越小,到头来只剩下她们自己加上一间空荡的房间,还有我们 – 家庭护理员。 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我们的客户,( 是的,他们要求我们把我们的病人称为客户。)我们帮助他们更衣,换床单,调整导管,检查他们有没有按时服药,有时也做一点煮食或清洁工作。 当然,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客户需要更多的帮助,当他们情况不好的时候,我们会及时把他们送去医院,得到必须的治疗。 有了我们的帮助 ,客户们至少可以留在家中,不用长期住在医院,这也是他们所想要的。 对我来说,帮助别人是我工作中的最大乐趣。我有一个客户,是个孤独的老人,我是唯一经常去看她的人了。她的经济状况不好,有时连吃的都没有了。我就从家里带一点食物或去买一点面包之类,让她渡过难关。其实,家庭护理员经常这样做,只不过没有人知道罢了。 好,现在来谈谈我们的工作条件和待遇。 一般来说,我们一天要服务几个客户。从一个客户到另一个客户之间,有时间的间隙 ,有时多达两小时,也有距离的长短 ,来回奔波。如果运气好,中途有个商场可以稍为歇息 ,不然,只能挨冻挨热,到处奔波。 讲到报酬 ,我们的报酬是$15.57/小时。只有一半人是全职的,而我们的中介公司认为每周工作21个小时就算是全职的了。所以就算你是全职的,也很少有人能工作36 – 40个小时。

工时不足,不稳定又不规律,所以我们从来都不知道下一个星期能干多少小时 ,能挣多少钱,有没有足够的钱来付房租,购买食物,还有其他开销,根本无钱可存,也无钱可付养老金。 比我们更惨的是那些没有加入工会的同行们。有的人至今还领着 $12.50/小时的工资,( 省府7年以前定下的标准)大多数人都没有来回于客户之间的时间补贴,还要自掏腰包支付交通费和汽油费。这样的工资根本就不能维生。 为了挣钱养家,我们有时不得不越界去做家居清洁工。因为清洁工的工资高于专业的家庭护理员的工资。 由于我们公司有工会 ,经过艰苦谈判,争取到了家庭成员的健康保险。这对我们实在太重要了。我的小女儿有气喘病和过敏症,每天都要带着自动注射器,还有其他药品。我的大女儿有 甲状腺,治这种病的药是很昂贵的。我以前无法承担,只能每次买一点点。现在有了医疗保险,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我听到我们的省长和卫生厅长等官员讲起医疗系统来好像他们是救世主,建立了家庭护理系统,让这些老人留在家中,其实这是不能一概而言的,该进医院的还是需要进的,政府并没有投入足够的资金来帮助这些需要帮助的一群。 他们还经常讲到家庭护理员在整个医疗系统中是很重要的,但我和我的同事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反而觉得家庭护理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工资低于清洁工,工作条件很差,这是对我们的工作的极大不尊重,是政府在把我们专业的家庭护理员当做廉价的劳动力来使用。这种状况一定要改变。(节译)

作者: Charmaine Kdegan

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