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議會主席John Cartwright 揭示2016年四大目標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主席John Cartwright 相信,2016年可以是加拿大勞工運動獲得重大勝利的一年。在這個訪問,他談及新的一年的四個主要目標-職場正義、應對氣候變化行動、平等和工會革新。

問:在新的一年開始,加拿大人對國家發展的方向看來感到樂觀。你認為今年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答:我認為這一年有極大的潛力,如果我們的運動決定採取大膽的行動和把握在我們面前的機遇。最重要的是一代只有一次認真改革管理工作的就業標準法和安省勞資關係法的機會。收入不平等和不穏定工作的增加成為熱議的話題。我們需要修改法律來扭轉這一局面。在各行各業,人們的收入和工作條件與工會有多強壯,與工會在社會的密度是整體一致,息息相關的。

問:大多數工會會員從來都沒有「加入工會」;他們在有工會的工作場所找到工作。如何使工會密度對基層會員變成重要?

答:這需要我們巨大的努力,以敎育工會會員認識他們的工作場所標準的來源。這不僅僅是重複比非工會會員每小時多5元好處的事實。更有需要深入講解談判力量來自那裡。這是可能做到的-建築業25年前就這樣做,我看到結果是,積極份子、領袖們和職員的態度有巨大的改變。

問:這樣重點是爭取更容易使用工會卡檢查認證來組織工會?

答:這肯定是主要的目標。在哈理斯政府(Harris government)剝奪工會卡檢查後,組織工會率急劇下降。在工場投票日,工人淹沒在恐懼的氣氛中。工會卡是合法證件應該受到尊重,但是這只是解決方案中的一部分。合同工人應有繼承權,以終止服務行業中使人們失去工作,以及要從最低層重新開始的合約轉換。

問:你跟隨由加拿大勞工議會(CLC)主席Hassan Yussuff率領的代表團,參加了去年12月的巴黎氣候變化高峰會。這能夠產生些什麼?

答:全球各國領導人聚集在一起,並就應對氣候變化的緊迫性達成顯著的共識-195個國家簽署了最終協議。加拿大擔當重要角色,我們的政治領袖承諾回國後採取積極措施,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勞工可以在建設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經濟,為所有人提供良好工作,發揮巨大的作用。我們可以審視經濟中各個領域,並制定計劃。我們將與環境和社會正義團體合作,以構建我們的願景,包括公平和公正的過渡。我對勞工議會透過多倫多社區利益協議,為Eglinton Cross town transit 專案完成的工作感到自豪。勞工議會將於今年初制定《大多倫多綠皮書》。

問:還有什麼你會關注的?

答:兩件事情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勞工議會多年前採取了強而有力的平等提案,從那時起我們的工作便遵從這個指導。但是對整個運動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在2014年秋季,我們出版了《Leaders Guide to Equity 》,以幫助附屬工會對平等進行更深入的工作。今年我將會與每一個工會領導人會面,要求他們需要更加辛勤工作,以確保在我們隊伍的每一階級更多樣化。

第二部分是工會的革新。我們進行阻止胡達克(Tim Hudak)引進所謂「工作權」法例到安省的鬥爭是至關重要。它揭示了組織和其成員之間存在的隔閡,並展開步驟,以為什麼他們的工會在工作場所和社會是重要的,再重新接觸會員。我們需要不斷努力的參與和成員作雙向對話,我們的運動要更具策略性,並培訓領導和工作人員以不同的方式操作。
事實上多倫多工人階級一半是在加拿大以外出生的。他們很多人第一語言不是英語,並不時常感覺在我們所創建的設置中受到歡迎。一種方法是已創建的由不同社區工會積極份子領導的多樣化勞工網絡-華人,菲律賓人,泰米爾人,索馬里人和埃塞俄比亞人/厄立特里亞人。另一種是年輕工人的興趣在創造空間,激發他們同齡的人。這些事給我對未來抱有很大的希望。
問:工會革新是近年來很多研究的主題。如何實際可行?

答:這可能並不容易,但是這絶對有需要。新的挑戰會對成立工會和集體代表產生獨特的解決方案。但是工人需要在運動中從而發現新形式的力量。每一個領袖需要對重建加拿大工運的力量有迫切的感覺。7代之前-1817年-工人在多倫多聚集一起,創造集體聲音和管理社會的人談判更好的協議。我有信心在未來的幾年我們能繼續這個傳統,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中心建立勞工力量。

資料來源:
http://www.labourcouncil.ca/cartwright-targets-wins-for-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