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歧视在头版

随着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不顾过往路人的呼救,暴力执法而导致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的影像在网上流传开来,全世界都对此感到震惊和愤怒。在警察用膝盖压着他的脖子长达8分46秒后,弗洛伊德在垂死挣扎之际重复了那句“我无法呼吸”。这是2014年因纽约警察暴力执法而导致窒息死亡的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在临死前说出的一句话。

种族主义所导致的杀戮在美国一直是一个现实问题,包括近期发生的艾莫阿伯里(Ahmaud Arbery)和布蕾娜泰勒(Breonna Taylor)事件。当人们通过上街游行表达他们对仇恨和不公平的愤怒时,总统特朗普却往民众的怒火上浇油。尽管大多数加拿大人看到这些感到惊恐和厌恶,但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了解,我们的国家也存在着必须解决的反黑人种族歧视的现实。

在2017年,多伦多及约克区劳工议会向反种族主义委员会(Anti-Racism Directorate)提交的文件指出,由于警察滥用暴力,安省黑人男子安德鲁卢库(Andrew Loku)和阿卜迪拉曼阿卜迪(Abdirahman Abdi)都死在了警察的手中。可悲的是,最近还有更多这样的例子。该文件呼吁理事会“制定一项可立即采取行动的计划,对警察全面追究责任;要求对所有警察进行广泛的反种族主义培训;消除所收集到的有色人种的备案记录;建立与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接触的新规范;要求警察充分配合特别调查科(SIU)的调查(并拥有独立的特别调查科向一个民事监督部门报告)”。这份文件里还推荐了由城市种族关系联盟在2000年发布的文章“拯救生命:替代警察使用致命武力的方法”。

在此背景下,多伦多黑人女子里吉斯科钦斯基帕奎特(Regis Korchinski-Paquet)的去世,更加剧了黑人社区对警民互动和人身安全的深切关注。上周末,成千上万的人在多伦多街头聚集,表达团结和悲伤,并要求得到答复。黑人母亲和父亲都在挣扎着应对。他们感到沮丧,也厌倦了呼喊却得不到答案的现实。没有人能够责怪黑人社区对他们周围的系统和机构失去了信任。

这些问题现在明显地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进行真正的改变,承认反黑人种族主义的存在,并准备好与其对峙。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作为人类,并不是所有人都从同一个起点开始–我们的不平等程度很高,其中包括由于种族肤色而导致的贫穷和剥削。我们这些非黑人群体的在职者,有责任解决这个对加拿大和世界都很棘手的相对特权问题。

由于结构和制度上的种族主义持续存在,每天都有家庭都会因此而受到伤害–刑事司法系统、教育系统、政府、媒体以及社会的许多其他方面。为了有所改变,我们必须共同反对歧视,并为打破压迫性的制度而斗争。如今,人们已经厌倦了排山倒海的报告和研究,他们想要一个可行且有目的性的计划。

我们不必筹谋这个计划–它已经年复一年地被明确列出。这是多伦多人权联合委

员会于1947年成立时的目标。黑人社区的领导人概述了这一点,明确地要求包括学校和警察部门在内的公共机构应对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我们在向反种族主义委员会提交的有力意见中对此进行了详细说明。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2014年制定了“加强工会领导指南–超越多元化…迈向包容和公平”。这是我们要求关联团体去年开展的“是的,它很重要”(“Yes it Matters”)运动的目标。

为了加深工人运动的团结并击败政治分裂,我们的工人运动必须不懈地推进政策并采取行动,加深包容性并尊重所有人。我们将挑战自己和他人,以确保反黑人种族主义的斗争对我们的实践至关重要,并得到大多伦多地区范围内的诸多合作组织和团体的支持。

多伦多及约克区劳工议会声明

了解更多:https://www.labourcounci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