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發者報告暴露WSIB干預醫療護理

受傷工人因為補償制度再次受到傷害。

安省勞工聯盟(The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OFL)與安省受傷工人網絡團體(Ontario Network of Injured Workers’ Groups,ONIWG)發表一份嚴厲批評的報告,揭露安省職業安全及保險局(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Board, WSIB)干預一部份受傷工人的醫療護理。

OFL司庫秘書Nancy Hutchison說,這份報告證實受傷工人維權者多年來所聽聞的:WSIB制度清理個案比支持在工作中嚴重受傷的工人更感與趣。這些醫生揭發,WSIB苛刻的實行「推定」受傷的工人具備恢復工作的條件,當他們治療的醫生和醫療專業人士已明確表示反對。我們公布的報告講述了這些醫生和病人的故事。我們希望它將迫使 對WSIB 治療醫生建議的正式調查,並導致制度性的改變。

名為《處方被否決:關於WSIB如何系統性地忽視醫療專業人士意見的報告》,由6名註冊心理學家協助製
作,他們是最初發出關於 WSIB醫療護理的管理,和涉及WSIB 福利領取者的醫療證據的警報。然而,從那時起,許多其他醫療專業人員和受傷工人前來分享類似的故事,關於WSIB不聽從醫生有關準備重返工作崗位的意見,治療不足,指責持續的病痛是因為既往的病史,以及使用獨立的醫療評審宣告病人已被治癒,不管治療者的證據。

以Sudbury為基地的康復心理學家Dr. Keith Klassen說,在過去的5年,我們已經看到WSIB服務的降幅驚人,從困難到不可能的。當我與其他心理學家和醫療專業人士交談,他們描述相同的模式。從我們所看到的似乎是,WSIB 服務其首要目標已經成為根本不提供服務。

以Sudbury為基地的康復心理學家Dr. Giorgio Ilacqua指出,官僚作風纏結合法的索賠,阻礙受傷工人獲得他們所需的保險。每個索賠的背後是一個真正的人,而家庭因為工傷已翻天覆地。他們應該得到立即和持續的護理,不是官僚作風和繁文縟節。

Hutchison表示,實際效果是WSIB制度使受傷工人再受傷害,它的任務應是保護並補償。

下載報告: Prescription Over-Ruled: Report on How Ontario’s Workplace Safety and Insurance Board Systematically Ignores the Advice of Medical Professionals

資料來源:http://ofl.ca/index.php/2015-wsib-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