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重大的平等薪酬勝利

經過13年的長期戰鬥,安省長期護理院的女工贏得官司,維護她們平等薪酬的權利。

平等薪酬聯盟共同主席、多倫多律師Fay Faraday說,這一裁決意義重大。它關係到更廣泛的公共部門工人,在全省這些工作場所以女性為主。它影響到10萬多名遭遇最嚴重歧視的工人,它使雇主是否真正有義務,以有意義的方式維持平等薪酬的問題得到解決。

安省護士協會(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 ONA)主席Vicki McKenna說,法院4月30日裁定,《平等薪酬法》的解釋方式必須符合《加拿大權利和自由憲章》所堅持的價值觀,「這將確保在私人養老院工作的註冊護士可以維持平等薪酬權益。」

安省地方法院裁定,以女性為主的工作場所,如養老院,可以採用參照比較方法 (proxy method of comparison),更新和維持工資水準。

連同護士協會,參與訴訟的兩個工會之一,多倫多服務員工國際工會 (SEIU) 醫療保健界別平等薪酬幹事Alexandra Murphy說,參照法是在《平等薪酬法》出臺後實施的。它允許以女性和女性為主的工作場所 (有) 獲得平等薪酬的機會,而平等薪酬的關鍵是獲得男性工資率和與男性比較。

多倫多律師行Pooran Law合夥人Cheryl Wiles Pooran表示,女工從這項裁決中受益,但對於一些雇主來說,這是「潛在的災難」。

她說,現實情況是,在過去20年,代理雇主 (proxy employers) 好像一直認為只是要求他們持續維持審視內部工資差距,確保沒有出現新的工資差距。現在這把所有事情改變了。許多雇主並不真正關注平等薪酬,而那些真正實現了平等薪酬的雇主,假定他們一旦實現了公平,就不必再去想它了。

「有很多雇主只不過是沒有被注意到,沒有人認為適合把他們帶到 (平等薪酬) 委員會,這意味著他們積累潛在的責任。」

Faraday指出,法院駁回了養老院的論點。

可能會有一些挑戰,但沒有證據表明,這將是特別繁重或不可能。這是法庭的說法,法庭說,無論如何,雇主有義務制定平等薪酬計畫並遵守該法律。他沒有這樣做。他現在的立場是,他應該免除義務,因為它太費力虛假。

她說,幾十年來,婦女一直因歧視性工資而貧困

雇主現在必須支付的帳單多少,視乎個別婦女所承受的歧視程度,並指出,若說這太難遵守,是完全拒絕接受真正承擔欠付工資痛苦的人的實況。帳單越高,歧視越深,這是最重要的事實。

Faraday說,對於這些員工來說,這項裁決最終確立了公平的方式來評估他們的工資。

她說,私營養老院的護士和保健工作者與市政當局管理的養老院的護士和保健工作者從事同樣的工作。同一項工作的撥款來自同一來源,即政府…所以它應該支付相同的薪酬。

他們有一大批男性,他們也是市政當局雇用的,他們有一個非歧視性工資的男性參照標準。這最終養老院做相同工作的婦女也有參照標準。

摘譯自labour-report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