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承擔不起放慢爭取人權


今年12月10日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發佈進入66年。這份重要的宣言是經過多年對抗種族主義和殖民主義,以及人們在第二世界大戰後對恐怖的大屠殺仍記憶猷新的成果。

今天(12月10日)的新聞頭條提醒我們為取得人權勝利的奮鬥永不會完結。從密蘇里州弗格森槍擊案,以至紐約市性騷擾和暴力侵害婦女的猖獗,我們感到震驚的認識到有更多的需要去做。同時亦有受歡迎的新聞──特別是在索契(Sochi)冬奧之後,加拿大奧林匹克委員會支持同性戀和女同性戀運動員的努力值得讚許。

事實上,我們的世界是建立在大規模侵犯人權之上。跨大西洋奴隸貿易的殘暴反映在南美洲銀礦和金礦奴役土著上──單在Pitosi礦場有數以百萬人死亡。第一間股份制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其商業模式包括奴役土著。該模式提供了兩個世紀的18%的投資平均年度回報率。

自從「全球化」開始,大多數人一直與種族主義和剝削抗爭。奴隸制和殖民主義所遺留下來的歧視,二戰後一直被奉行。一世紀前,歐洲和北美的婦女組織爭取合法投票的權利──幾十年後婦女平等權利才寫進法律和實行。針對華人的排華法和人頭稅,以及在20世紀要滿載錫克敎徒和猶太人的船舶離開,是我們歷史的污點。我們可以追溯加拿大與原住民關係長期和可恥的歷史。現時仍然暗流湧動,聯邦政府操縱綜合財政預算案破壞原住民的用地和水的權利。

但極少獲得承認的人權領域是工人的權利。世界人權宣言聲明人人都應該有尊嚴的收入,同工同酬,以及參加工會的權利。工人使用其集體力量有能力提高生活水平於貧窮線之上,亦使加拿大相對富裕成為可能,儘管這種富裕是從來沒有充分共享。

勞工運動成為在繼續對抗歧視的鬥爭中擔任關鍵的角色。成立於1947年的多倫多勞工人權委員會,向餐廳、俱樂部、工場和旅館的慣例挑戰,並與黑人社區的積極份子合作,要求改變加拿大種族主義的移民政策。隨著收入不平等的增長,貧窮的種族化,有尊嚴的工作權利必須清楚寫在議事日程上。

但是爭取人權的真正領袖時常是來自受影響最大的社區。1975年,社區積極份子得到城市聯盟種族關係(Urban Alliance on Race Relations, UARR)的協助,回應多倫多街頭、地鐵、商場日益增加針對非洲裔和南亞裔加拿大人的仇恨暴力。經常很難講述實際存在的歧視的難以忽視的事實,然而,城市聯盟種族關係幾十年來對教育政策、警察行為和就業平等提供指引。當其他人辛勞的減少惡名但有同樣的效果時,黑色行動保衛社區發現自己揭發種族歧視的角色不斷降低。

事實上,爭取人權的工作需要每一代人接力。撰寫世界人權宣言的人看到的大規模苦難,是我們難以理解的程度。他們是人類走向一個更公正的世界漫長旅程的一部分。我們都應記住並努力履行宣言的第一條:鑒於對人類家庭所有成員的固有尊嚴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權利的承認,乃是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

作者:

Gary Pieters is President of the Urban Alliance on Race Relations;

John Cartwright is President of the Toronto & York Region Labour Council.

資料來源: http://www.thestar.com/opinion/commentary/2014/12/09/the_work_of_winning_human_rights_is_never_over.html
http://www.huffingtonpost.ca/gary-pieters/human-rights_b_6319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