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政工人鬥爭當中,多倫多納稅人應該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多倫多星報專欄作家Royson James寫道:我們可能警力過度和我們的政客可能人工過高--但我們當地人不能聲稱我們抽稅過重。

你不會喜歡這個專欄。

它對比多倫多的高薪低稅與警方的預算撥款,嘲笑市長爭取重新引入雷達攝影(似乎警察成本很高,因為警察要監督交通),聽聽市政工人看著政客、管理層和警察加薪,而工人對合約的要求被貶斥為負擔不起。

如果我們正在按章工作以支持合約談判的市政工人已經很好,如同政客所說他們很好,他們應該已經很好。

他們所工作的城市,其市長積極進行干預,因此警察能脂潤他們的合約,以及添加開支。

他們所工作的城市,其稅率在其所在地區是最低的。

他們所工作的城市,給予12歲以下兒童免費乘搭公車(好的!)和再次調高公車收費,以及公車乘客仍然反彈。

他們的政客老闆們給自己今年加薪大約2%至10萬零8千元。10年前他們賺取8萬7千2百14元。除了2011年,他們每年都獲得加薪,當他們面對勞工行動就像他們今天所做的。

然而同樣的政客說我們負擔不起。

有良心的納稅人大約現時總是處於矛盾的位置。我的鄰居繳交平均稅率的兩倍。他們不乞討要付出更多。但他們希望公平對待工人。

一間房屋估值54萬9千5百86元,平均物業稅是2千7百48元,加上1千33元敎育稅。

多倫多物業稅增加1.3%是所在地區最低的,Hamilton, Peel 和 Durham增加約2%,而Waterloo是3%和Sudbury是3.9%。

去年對大多倫多地區城市的調查顯示,多倫多物業稅是最低的,稅率近乎Oshawa和Hamilton的一半。

以實際貨幣計算,大多倫多地區城市的平均物業稅,Hamilton是4千1百82元。最高是King Township的6千1百元,最低是多倫多的3千1百70元。

所以,也許多倫多散佈房屋值錢但收入低的人們,孩子繼承雙親值百萬的平房,或且寡婦(或鰥夫)抑制想得到作為遺屬養恤金的兩層獨立屋?

即使在這裡,多倫多人很好,雖然不是最好。多倫多物業稅是平均家庭收入的 3.3%。大多倫多地區的平均水平是 3.7%,最高是Brampton4.7%,最低的是Milton2.7%。

但是多倫多有土地轉讓稅和廢物收集費,與稅單分開,你話呢。是的,但是就算計算包括這些稅項,在25個市的名單上,多倫多排行第4低位(3千6百25元),Richmond Hill 居民支付4千9百元,Georgina納稅人掏出3千5百48元。平均是4千2百元。

今年的開支是100億6百萬元,近40億元來自物業稅,20億元來自省的補助,5億元來自用戶收費,5億3千2百萬元横財來自土地轉讓稅,以及4億3千3百萬元來自儲備基金。另加上10億2千5百萬元TTC的收益。這甚至未計算評估增長、 利息、 股息、 投資、 罰款和 交通罰單,和其他貢獻共增加的10億5千萬元。

這描繪的是一個多元化共用資金,以及多元化是讓我們對不同的財政風暴保持信心。城市規劃專家經常強烈批評,其實城市沒有隨著經濟增長的收入 – 像收入和銷售稅。當經濟下滑時,這對各市的利益有效。

物業稅 – 佔全市的預算的40% – 基本上是衰退的證據。

省仍在轉嫁費用,我們的政客仍在動用儲備。有220億資金需求沒有著落,儘管市府批准其他價值210億元的項目。同時市府經理要求議員嘗試探索「新收入」。這樣,納稅人要保持警惕。

多倫多或許並不富裕。但它不能喊窮――不是當工人要求分享餡餅時。

資料來源: http://www.thestar.com/news/gta/2016/02/22/amid-city-workers-struggle-toronto-taxpayers-should-count-themselves-lucky-jame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