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公交需要上載還是下放?

最近就改變區域公共交通組織結構有重要的討論。不幸的是, 在進行這一討論的同時,還沒有對同樣是高度優先事項的運營預算,和持續維護的成本進行實際的討論。

改變辦公室的名牌和擴大人力資源團隊不會改善公車乘客的服務。任何「上傳」 的討論都應該等到市、省領導展示認真解決更緊迫的需求問題後,因為每天的「討論」 和「談判」 都是建築成本膨脹、月臺擁擠、維修需求增加的又一天。

人們通常想像一個創新的駭客來解決我們的公共運輸困境,比如聲稱自動駕駛汽車、超回路(hyperloop) 和海濱單軌列車將取代高度優先的公共交通。簡單的幾何顯示它們不能。我們的公共交通挑戰僅僅是錢:建造、維護和運營。

TTC每年花費14億元來維持其龐大的互聯系統的正常運行。電梯、自動扶梯、公共汽車、街車、地鐵和人行道都在爭奪這些資金,但沒有政客以新人行道或改裝更新的公車座位來做媒體拍照秀。

一月時, 一份TTC報告暴露了一個問題: 他們在未來15年需要330億元的資本支出, 但他們只有大約10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 超過75% 的需求只是為了良好的修復狀態, 以保持當前的運作:它不會擴大系統,甚至不會增加法律要求的電梯。

運營資金情況也令人不安。TTC每年花費18億元經營其綜合服務。70% 的錢來自票價-北美最低的補貼率。小的乘笿量會導致預算削減和服務削減,進而使減少服務、減少班次和可靠性,從而進一步減少乘笿量。如果沒有可預測的收入來源,每一份預算都要在市議會談判。

相反的是,系統擴展使TTC的預算更加困難, 因為新服務需要更多的補貼。地鐵伸延至約克大學(省政府堅持要的),以及旺市接載了King街3分之2的乘客量。它為約克提供了很好的服務,但它每年也需要TTC額外花費 3,000萬元。近一半(約合 1,200萬元) 用於支付多倫多市以外的運營費用(這是該市必須支付的)。

新省政府承諾每年將在TTC的資本計畫中增加 1. 6億元。聽起來好像很多,但事實並非如此。以15年計算, 這僅僅是24億元, 只佔沒有著落與地鐵相關工作需要的160億元的15%。

有些人爭論組織結構的變化,認為 (經過多年的轉變, 複雜的綜合體系和關係被分割,新的開銷和官僚作風增加,)將帶來更多的財政資源。但這些資源並不用於保護現有系統。省議員對郊區擴建的可能性感興趣, 但沒有增加省級稅收來支援現有的服務。

此外,Metrolinx根本沒有經營地鐵的經驗,實際上也沒有經營/照顧地方公車乘客到「最後一程」的經驗。隨著GO網絡的發展,它更傾向於(興建)停車場而不是本地整合,從而增加了汽車數量。他們也沒有管理像TTC 這樣龐大而複雜的系統的經驗:GO的星型模式要求大多數乘客到聯合車站轉車。Metrolinx是小型供應商 -它的所有GO公交車和火車每天運送的乘客數量少於TTC的街車。

最後, 無論提供何種資源, 都不應被視為透明或可預測的資源。雖然多倫多熟悉市議會公開對公共交通糟糕的決定,但 metrolinx 和省府是關起門來作出公交決定的,往往是通過廳長法令,甚至沒有機會讓公眾代表陳述意見。

而這些決定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之處。省府促使:

  • 以削減撥款威脅,迫使士嘉堡接受3號線的技術實驗;
  • 從省計畫中刪除紓緩地鐵線;
  • 填補了正在與建中的Eglinton西地鐵;
  • 以削減撥款威脅,迫使TTC接受PRESTO;
  • 批准將地鐵延長至財政廳長的選區;
  • 建造了高成本、低乘客量的連接機場鐵路快線;
  • 在一次補選中,將一條資金充足的10公里長的七站輕軌鐵路,改為現在計畫的單一地鐵站,而費用是這條輕鐵的兩倍多, 同時減少了他們的資金承諾;
  • 批准在交通廳長的選區興建GO車站;以及
  • 將受歡迎的GO Kitchener 線路特快列車轉換為更早、更慢的行程。

考慮到我們面臨的挑戰,以及省府在幕後交易、成本增加、隱藏報告、拒絕提供充足和可預測的資金以及黨派干預路線和車站等方面的記錄,「上傳」是與 大多倫多地區的需求截然相反。應該是Metrolinx下放,以保護自己。

本文作者為公交倡權組織CodeRedTO執行主任Cameron MacLeod

閱讀英文原文: spacing.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