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華後遺症存在今天農民工

今年6月22日,華裔加拿大人社團成員和盟友齊集在多倫多市政廳,以紀念加拿大政府對禁止華人移民加拿大的人頭稅和排華法的糾正及賠償10周年。

動員糾正這些種族主義的法律,標誌著加拿大歷史上的重要時刻,華人社區組織和政治主張聯合起來,從聯邦政府取得糾正和道歉。
不過,在其他方面糾正仍未完成。最緊要的是,許多人頭稅倖存者家屬指出,他呼籲包容的糾正「一證一索賠」被置若罔聞。
8萬2千個直接受人頭稅影響的家庭,只有1%實際能得到賠償。

早期的中國和亞洲移民所遭遇的不公正繼續存在於今天的加拿大,在這個意義上,即是糾正仍未完成。

認識這樣的缺失,先要了解排華在加拿大歷史上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加拿大長久以來就渴望外來勞工,但拒絶人道對待和給予權利。

鐵路華工是這種做法的例證,銘刻了對這個國家的印象。擔負了沒有白人願意做工資最低而又是最危險的任務,華工建成鐵路把加拿大國家從概念變成現實。

估計約600至1200名華工在工程中因病或事故出世,而鐵路華工仍然被拒絶給予公民身份。

今天,鐵路華工經歷的剝削以新的形式出現。外勞從世界各地,如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區和亞洲來到加拿大。

外勞時常受到雇主的約束,在危險的情況下工作,沒有保障和醫療保健,以及像過往的中國和亞洲勞工一樣,被拒絕給予身份。

紀念人頭稅和排華法應該對後來者,即今日的外勞,有一個承諾。意思是支持他們要求受到保障的呼籲,最關鍵的是,他們抵達後要有身份。

排斥亞裔和人頭稅的立法,顯示了種族主義、暴力、和經濟剝削的氣氛和條件,首先是限制了中國移民進入加拿大首個唐人街

隔離切斷了早期移民社區和主流的聯繫,對移民勞工有深遠的影響和後果,直到今天仍存在。

尤以今天勞工法的執法問題更加明顯。

最近華人和東南亞社區法律援助中心發表了對華人餐館員工的問卷調查研究報告,讓我們看到如最低工資和超時工作的勞工法例,是如何能夠與移民勞工不相關。

這樣苦惱的情況是人頭稅和排斥亞裔後遺症的重要的部份。

解決移民勞工的困境,需要動員支持「爭取15元和公平」(The 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運動,要求積極執行保護勞工的法律,以及建立制度允許已經邊緣化的移民工人,可以因雇主違反就業法而索賠。

紀念人頭稅這段歷,我們必須處理人頭稅倖存者家屬沒有達到的要求,以及正視今日在加拿大的農民工、華人餐館員工、菲律賓護理員和泰米爾雜貨店職工的掙扎。

這也意味要作出承諾,為今天的移民和外勞面對的不公正而抗爭。

加拿大工會工人曾經實際上是排斥亞裔的主要倡導者,絕不能重複過去的錯誤;他們應該和外勞站在一起。除其他事項外,這意味著跨種族團結和反種族主義成為勞工運動的核心部分。這個方向是強大的勞工運動在21世紀邁進的唯一路徑

當我們把過去外勞的鬥爭和今天外勞和移民的鬥爭連繫起來,我們掙脫了無意識的多元文化所產生的孤立和偏狹的束縛。

這實現之前,然而我們必須告訴相信這些法律都是過去的一部分的哈珀先生和所有加拿大人,不可能在加拿大歷史這一章翻轉另一頁。

本文作者為華裔勞工網絡成員

資料來源:
rebuild.newcanadianmedia.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