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低報有關工作死亡數字

研究報告作者估計工作場所死亡的真實人數是官方數字的10倍。

根據加拿大賠償工人機構的官方資料, 每年有近 1, 000名加拿大人因工作而死亡。 題為《加拿大與工作有關的死亡》的研究認為,廣泛引用加拿大工人賠償委員會 (Association of Workers’ Compensation Board of Canada, AWCBC)的統計資料,不應作為衡量與工作有關的死亡的唯一基準,因為這些數字只計算核准的賠償。

它說,因此,職業健康和安全統計資料中缺少數千人的死亡,例如沒有保險的工人、壓力引起的自殺、上下班死亡和職業病。

研究報告的作者寫道: 「這種情況類似于犯罪統計,只包括已破獲的兇殺案,給人的印象是謀殺未遂、未破的謀殺案或可疑的死亡不是一個問題。」

領導研究並于去年11月發表研究報告的渥太華大學犯罪學副教授Steven Bittle說,我們對工作場所死亡的概念過於狹隘,我們使用賠償制度統計與工作有關的死亡人數是錯誤的。

去年,全國各地的工人賠償委員會共批准了904項涉及死亡的索賠。其中約三分之一的病例涉及急性事故, 其餘病例是由於職業接觸引起的長期疾病。

Bittle的研究小組估計,更準確的數字是每年有10,000到13,000人死亡。

沒有報告和沒有完全報告的死亡事件

各省份不同,約70%至98%的工人受公共工人補償制度覆蓋。但這意味著加拿大有200多萬工人,他們的死亡將不記載在官方統計資料。

被排除的職業可包括自雇人士、家庭傭工、銀行雇員和農民等等。

加拿大工人賠償委員會的最新數字顯示,安省大約710萬工人,只有24%受到工人補償制度的保障。

Bittle 的報告還引用了卑詩大學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2015年的研究。 該研究發現,平均每年有6人死亡並不在WorkSafeBC 的記錄上。

作者進一步估計,每年約有64例農業死亡沒有記載在官方統計資料。

緬省Brandon的農場安全顧問Morag Marjerison也認為,缺乏死亡數據是有問題的。在緬省,農場東主及其家庭成員不被強制購買保險。

她說,我認為這確實是個問題,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真實的情況。每當我在研究培訓,如何教育 (農民),我們總是展示看起來是低的統計數字,而我們知道這不是現實發生的情況。

她認為, 如果每個安全工作的人都看到同樣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發生, 就會關注更大的問題 “

上班族和途人者

Bittle研究中爭議較大的內容之一,他同意,在上班和下班途中的死亡,值得包括在工作場所死亡的統計中。他估計每年約有460人在上下班途中死亡,而將它們納入的目的是,就一些更廣泛的問題展開對話。

他說,我們生活在一種出勤主義(presenteeism)文化中,人們被期望在工作的地方,至少文化上期望在工作。不管他們是病了還是天氣惡劣,他們都不應該在那個時間開車 。

2013年,一名阿省實習生在當地一家電台上班16小時後開車回家時喪生,凸顯了上下班與工作量之間的潛在危險關係。

研究還建議,非工人間接受害致死可以包括在內,例如配偶在多年洗伴侶衣服,多次接觸石棉後死亡,或且一名行人在工地附近散步時被倒塌的腳手架撞倒死亡。

自殺:「極大壓力」

2017年, 一名受雇于一個小農村市鎮的Saskatchewan省男子,在與他的工作所造成的精神健康問題苦苦掙扎後自殺。該省勞工賠償局將死因部分歸究於他的雇主。

這樣的情況很少被報導,研究表明,與自殺有關的索賠數量被大大低估了。 加拿大精神衛生委員會去年公佈的研究發現,加拿大員工報告說, 工作場所壓力是他們精神健康問題的主要原因。

Bittle認為,加拿大每年10% 至17% 的自殺事件,可歸類為與工作有關的自殺,每年的死亡人數在400至800人之間。

預防自殺中心執行主任Mara Grunau也同意,雖然工作與心理健康之間存在聯繫,但證明這導致一個人自殺是困難的。

她說,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用了多個小時在工作中。而我們對工作的感覺,以及我們與工作中的人互動的方式,都會影響我們是誰。如果工作是一個非常難受的地方,它影響到我們生活的其他方面。

癌症和疾病

最終,研究得出的結論是,低估的最大類別與癌症和疾病有關。

目前,全國有500至600項工人賠償局批准的索賠是職業病造成的。但是Bittle估計死亡數字超過8,000人。

愛德華王子島《工人賠償法》修正案最近生效,規定為消防員提供某些類型的癌症和疾病保險。愛德華王子島是最後一個作出這些改變的省份。

雖然消防隊員工會在遊說這方面取得成功,但其對他雇主團體卻沒有成功。

前通用電氣工人Sue James一直在為數百名在彼得堡的退休工人爭取賠償,他們患有據稱是職業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反復接觸工業化學品造成的。她的父親在那家工廠工作了30年後死于癌症。

Sue James成功遊說安省政府重開數百個此前被否決的WSIB索賠個案 。

她說,舉證責任是如此之要求高。我的意思是, 你幾乎要在一大桶三氯乙烯或石棉裡游泳才能得到索賠。所以有一個巨大的阻力…… 相信我們想說的,在那裡發生的事情。

Bittle說,他的報告不是尋求如何更好地收集數據,因為目的是清楚闡述報告有關工作場所死亡不足的問題。

我們所說的是,至少, 聯邦政府可以而且應該發揮領導作用,就這一問題展開討論。

加拿大就業和社會發展部門也認為,需要更好的資料收集,並表示一些舉措已經在進行中。

一名聯邦政府發言人表示,勞工計畫目前正在資助一項研究,研究聯邦管轄範圍內工人中普遍存在的疾病,並與加拿大統計局的勞工統計部門就跟進工傷資料進行探索性工作。

摘譯: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