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教師和教職工分享教育削減下的負面影響

安省公立,天主教和法語學校教育局在過去幾週採取了聯合行動,沒有薪資也要抵制福特政府削減教育經費。一直以來安省教育廳長Stephen Lecce形容這場勞資糾紛是關於教師的工資和福利,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對此表示不滿。

在今天的聯合聲明中,前線教師和教職工與華媒分享,安省教育削減對學生,學校以及多個教育局的直接負面影響。

YCDSB約克天主教教師的小學老師Priscilla Poon每天都能感受到撥款削減下的負面效應,她表示“華裔社區重視教育。我能感受到全日制幼兒園對學生的知識掌握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全日制幼兒園正遭受被削減的威脅,安省教育廳需要給與官方的書面保證來確定保留它,而不是在教育廳長在新聞發布會上的口頭保證。”

“在安省,我們擁有世界一流的公立教育體系,但安省政府的提議正在破壞這一體系,”自2006年任職安省中學教師聯合會多倫多分校的ESL和數學教師Pamela Tam說。“拿安省教育廳要求的網上教學為例。任何一位老師都可以告訴您,大多數學生不會在網上教育體系下主動學習-只有極少具有很強的自主和積極性的學生,才能通過網上教育取得成功。目前正在進行的網上教育數據顯示,網上教育中留級和不及格的所佔比例,遠高於傳統課堂教育。”

多倫多公立教育局任職10年的高中老師Alan Tang,以及約克郡天主教教育局任職8年的高中老師Andrew Wai同意以上觀點。“讓我們再次重申,目前教室內的平均人數正在增加。即使2018-2019年的撥款要求下,學生和教師比例要求22:1,但很多教室還是超過30名學生。進一步增加平均撥款,會讓教室學生人數增加到40人以上。這是因為學校需要為有特殊需求的學生保證小班質量,以及安全考慮(比如Auto課程),所以常規科目比如英語,數學或者科學的教室人數必須超過40人,”

“約克郡天主教教育局僅在2019-2020學年間,就有大約350個課程被取消,因為平均班級人數的增加。今年的匹配是每班23.6人。課程的取消讓學生失望,不得不再等一年才能修到所需科目,”約克郡高中物理老師Andrew Wai說。

對於安省小學教師聯合會的特殊教育老師Jing Zhao而言,她不明白政府的這些削減措施如何幫助孩子進步或者積極影響到下一代。

“華人家庭很放心地讓孩子接受公立教育,因為孩子在這裡接受得到成功所需技能。身為一名教師,我在幫助學生成功,也讓我每天深感自豪。但是,隨著對幼兒園的撥款削減,對特殊教育支持的減少,平均班級人數的增加,提倡的網上學習等等,也同時削減著家長對公立教育的信心,家長擔心孩子的潛能無法在這樣的公立教育下,被全面激發。”

華工網絡聯合主席,幼兒教育專家Ling Jiang Li對Lecci部長的削減做法感到困惑。“私立教育下的教育部長卻在談論公立教育應有的標準和質量。教育廳長對什麼是公立學校,或者幼兒園教室如何擁擠沒有親身經驗或概念,而且他拒絕聽取公眾的聲音。即使沒有削減,我班上已經有30個孩子,課堂互動時本應組成的一個活動圈,因為空間不夠,而不得不變成兩個小圈。還有個別常

規教室甚至無法容納對應學生人數的學習桌。我們需要一位了解傳統教育體系,敢於聆聽公眾意見的教育部長,才能讓公立教育繼續發揮所長。” 要了解平均班級人數的詳細解釋,請點擊觀看:https://tinyurl.com/ramvax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