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稳定的工作令分化的城市雪上加霜


Claudia Durham在工作场所清楚这一切。她被踢,被称为白痴,被粗俗的蔑视谩骂。

“这是个肮脏的工作,”她说。 “但总得有人去做。”

Durham忍受所有的不公,已尽心尽力的做了17年。她为照顾老弱的私人护工这一角色感到骄傲。过去二十多年里,这曾是一份有良好薪酬,正常工作时间和安全工作场所的工作。

不稳定的就业已成为在多伦多的普遍生活之道:在大多伦多区,约40%的人经历过不稳定的工作。即使是曾拥有传统稳定工作的中产阶级,其职位现在亦常常变为享有极少福利的短期合同工。

这40%的人中,约半数工人为不稳定就业–飘忽不定的时间表,不稳定的收入,极低的薪资。那些站在风口浪尖的特定群体往往是:移民–少数族裔移民–女性少数族裔移民。

这样的工人“极常见于拿着低薪,不稳定工作的地方,”据加拿大辅助政策中心的Sheila Block说。 “我们可以从一个事实看到,即安大略省的少数族裔的女性比其他任何人更可能去做最低薪的工作。”

通常情况下,移民家庭将有限的资源投资于夫妻一方的语言培训或更新资质,工人行动中心的Deena Ladd说,通常情况下是男方先行。缺乏负担得起的托儿所也意味着女性常常耽误找工作或受培训,这使他们的前景暗淡。

“女性们最可能尝试去哪些领域?就是私人护工,幼教和清洁工”Ladd说。

Claudia Durham也不例外。她1988年从加勒比海来到多伦多。作为与前伴侣所生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宣称“地狱魔鬼般的虐待狂,”投资于自己的未来不是她所能决定的。

“你不再更多的为自己打算,你想着你的孩子们,”她说。

于是,她加入了这一有着97%女性劳动力的行业。据2013年注册私人护工的报告,超过40%为少数族裔妇女–尽管她们只占劳动力市场的12%。大约有一半为低小时数,低福利的职位。64%的人表示她们的薪水太低。

“很多这类职位以前是由有工会的医院提供的,”Ladd说。 “现在有很多职位都承包出去……围绕谁能提供最廉价成本的服务,竞标过程之激烈难以置信。”

这就是目前不稳定的工作为新的常见工作模式的原因之一。健保机构间为拿到合同的而竞争意味着“将工资和福利首当其冲的压缩,”Ladd说。

这迫使许多私人护工为支付账单要同时做几份工,多伦多大学教授Sheila Neysmith说。大多数人把时间花在往返于各家客户的路上。不稳定,不衔接的工作时间表使他们把许多时间耽误在无薪酬的空档上。

但因为照顾老弱,人们对其寄予厚望,私人护工所承受的隐形压力是超高的。

“可以这样说,老年人有一个不稳定的生活状况,而年轻的护工在做不稳定的的工作,”Neysmith说。 “有时护工只是打算额外多做点工…当然,要用她们自己额外的时间。这因被认为是私人问题,而不受公众的关注。因此被忽略为护工的一种日常工作。”

一位不愿透露真名表达其对失去工作担忧的护工Goya Magno,尽管其雇主本想打断他,扔同意照顾其有“暴力本性” 之称的雇主。

“因为没有人在他身边我同情他,”她说。 “当你去他的地方,真是到处粪便,臊气熏天。”

但面对身体的虐待后,她被迫在自己人身安全,客户的幸福和失去急需的工作时数之间做出选择。

最终,她选择了自己的人身安全 — 但是有代价的。 “当你失去工作时数,很难将其补回。你必须等待。我为短短10个小时等了三四个月,15个小时的工作,怎够生存?” 2005年来自菲律宾的Magno说。

健保倡导者说有一些进展。卫生部表示,过去十年,其部门基金已经增加了几乎100%,达到每年24亿。 2007年,我省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为政府资助的私人护工达到每小时$12.50,到2016年将升至$16.50。

但由于明显的政策漏洞,一些工人正在错过加薪。Claudia Durham就是其中之一。她的公司是总部设于多伦多的SPRINT高级护理,是政府指导下执行的部分工资上涨 – 但不是全部的辅助生活设施。执行董事Stacy Landau说,在全省机构收到了同样的指令,但不知为何该部对增加工资不一视同仁。

卫生和长期护理部发言人Joanne Woodward Fraser告诉《星报》,由卫生部资助的机构雇用的所有工人有资格增加工资。她说,针对有关漏洞已成立工作组“以回应利益相关者提出的问题”。

由于私人护理不受监管,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人会受到影响。加拿大公务员工会,代表少数族裔家庭护理工作者的Stella Yeadon说,她担心大量非工会化领域的工人不会有任何人来为他们争取权益。

近二十年后,Durham已成为她的领域的一个例外。在SPRINT,她保证有全职小时数(虽然是通过夜班工作),属于一个工会。按行业标准,她算是最幸运的。但是经过17年的工作,她很生气,她的部门还面临更多的分工和不平等。

“当总理韦恩竞选时,她说打算给注册私人护工加薪。她并没说只是部分人加薪,她可以做的比这更好的,”她说。

因许多护工工作时数未能凑够全职,有人担心工资上涨并未导致更好的工作。

“我们需要一个国家层面或泛省的承诺,致力于打造围绕创建更稳定,全职,全面福利和充足的专业发展成长机会的标准 — 这又使人们更加健康,” 多元文化卫生和社区服务访问联盟的Yogendra Shakya说。

“我相信我们应有全职工作,因为我们不是提供糟糕的服务,”Magno补充说。 “我们尽心尽力,提供最好的服务。”

姜玲译自《多伦多星报》 原文http://www.thestar.com/news/gta/2014/12/03/precarious_work_further_divides_a_divided_city.html